许昌新闻 首页> 文化> 正文

对不起,怪我

2019-11-26 17:59:47
  

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前后不过三周,竟恍如隔世。

五六年前,他还是身体强健的老人。晚上八九点就上床歇着,早上也不过五六点就起来走走,拿着一个小板凳去戏台听戏,中午回家吃饭,下午又出门和他的老战友叙旧闲坐。他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83岁的老人整天儿的香烟不断,他亦是乐在其中。春节回家,他总是伸出手从老式的中山装里掏出一个被方巾包着的小布包,一板一眼的给我们分发压岁钱。那时候,我,我们,总认为还早,还早。

二三年前,他腿疼的愈发严重了,终日坐在沙发上,不再出门,更没有了自己的乐趣。他还是早早的起床,只是没有人再跟他说一句话,即便是他耗费了一辈子的心血苦心教诣的儿子。他耳聋了。吃饭也一天天变少,变得困难。他的牙掉了。一天天的消瘦下来,一米八的男子汉,变得更加苍老。我知道,他该有多么难过。春节回家,他不再亲自给我们发压岁钱,只是一遍遍的说:我耳聋了,什么都听不到了。那时候,我总认为,最起码他还在。

XX年的春节,像一个噩梦。

12月,她回老家给他洗衣服,他依然坐在沙发上,和往常一样,他还问她,孩子们好不好?你们是不是还住在原来的地方?。。。。。。。。他很久没有这样清楚过。

春节,一切如旧。

春节过后没几天,舅舅说,他情况不好。

周末我们全就回去探望。他已经是昏迷的状态,平躺在床上。他已经瘦得不成样子,完全是皮包着骨头,他们给他换洗衣服的时候才发现,他身上的好多地方已经是血淋淋的伤疤,触目惊心!可他为什么从来都不说?我的心疼,他的难过,旁人的冷漠,孙女的自私和斥责,一切都无法言喻。我卑微的文字写不出人心的炎凉、儿女的自私。

短短三天,他走了。

怪我,我说好的只回来一天就回去看他,我说好的要和我妈一起去,我食言了。

对不起,怪我。

初三:1666014163


相关阅读:
天津装修公司 tj.yzf.com.cn

许昌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0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许昌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